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7|回复: 0

医学院记事:我被豢养三位女生"耍"了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11-6 17:13:0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【前辈大家总是强调,医生要感谢病人,敬畏生命。因为病人给医生锻炼的机会,是医生最重要的老师】
刚刚实习时,同学们都急于找机会练手,尤其是女同学。1992年春天在成都平原西头的邛崃县医院实习时,静脉抽血和输液都是在护士老师带领下由我们这些实习大夫来干。没有医学背景的公众看这些可能会气愤,拿病人当小白鼠,不是医德沦丧是什么?
这的确是一个矛盾问题。医学是一门实践科学,没有动手机会,纸上谈兵不行。对单个病人来说,由实习医生来进行抽血和打针确有些不公平。但对于整个医疗行业这又是必须的。前辈大家总是强调,医生要感谢病人,敬畏生命,因为病人才是医生的老师。
作为医学生,那年一不小心也成为了同学们练手的对象,而且由不同的同学分享。
就在那次失败抢救有机磷农药中毒不久,我重感冒了,所幸那时还没有禽流感。但是我发高烧,恶心呕吐,吃不下东西。于是,抽血化验肝肾功和静脉输液就是必需的了。
这宝贵的动手机会被均分给了我的三位同学,清一色女生。一个负责从胳膊弯处用较大的针头抽静脉血送化验,一个负责在手背上扎小的输液针。
我胳膊血管粗大,没有为难抽静脉血的女生。但我手背上的血管有些曲里拐弯,让第二位女同学难堪了。她倒是一针见血,但刚输液一会儿我手背就鼓起了大包。那位女同学真幸福,因为我都没有办法给她一个脸色,还要鼓励她大胆再扎一次。
在屁股上打退烧针(柴胡)的事情落到了第三位女生身上。作为外科医生,在麻醉后切开别人腹部的时候,我眼睛都不会眨一下,即使我手上的一个小肉芽肿被切开取出时,我都不觉得恐惧。但我从小就是怕打屁股针,这可能和小时候有一段时间长期打青霉素留下的痛苦记忆有关。即使当了医生以后,对臀部肌肉注射的恐惧依然如故。
记得大学三年级时,我有一次也是发烧。当校医院的护士将针扎进我臀部的时候,臀部的肌肉绷得紧紧的,搞得她推药非常费力,被他们笑话了很久,说这要是在解放前,一定会是那个叛徒蒲志高。
那次在邛崃打针时,我的思想品德并没有提高多少。那位女生一板一眼地吸好药水,还在其他同学的面前装模作样地讲解如何将一侧臀部分为四个象限,外上象限为臀部进针的部位(因为这里可以避开臀部的神经和血管)。然后她拿着棉棒蘸着冰凉的酒精一圈圈消毒。这个时候,尽管我脸上还在笑,但全身肌肉已经僵硬了。
我当时是侧躺着的,看不见那位女生的具体操作。当我终于感到一下刺痛时,后面的同学哗的大笑起来。旁观的同学后来告诉我,那位女生打针时太紧张,瞄偏了!针头划过我蹦紧的屁股的最高处,划开一道血印,直奔床单而去.......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哈尔滨福利彩票论坛 ( 赣ICP备6205663号

GMT+8, 2018-11-15 07:36 , Processed in 0.115201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